朝觋

敢看破不敢在乎

一张很严肃的假条

昨天离中考还有一百天,今天学校举行百日誓师,这个月26号一模,每天写作业写到凌晨两三点,六点钟又爬起来上学,真的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中考前不会再发文,极小几率会偶尔诈尸,取关随意,谢谢每个给我加油的小仙女,我爱你们~`o`~

dbq我并没有把番外码出来,但我还是想要一句生日快乐(贪心,看到的各位发个善心谢谢(๑•̌.•̑๑)

【祺鑫】关于16岁丁程鑫的16个秘密

速打小甜饼,给小略的生贺

又短又小,bug巨多

现实向,不许上升



1.丁程鑫其实挺喜欢唱歌


2.因为马嘉祺每次都会特别耐心地教他


3.丁程鑫其实不是很喜欢逛街买衣服


4.因为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穿马嘉祺的衣服


5.丁程鑫其实挺喜欢跑外务


6.因为马嘉祺会每天跟他煲很久的电话粥,回来还会教他跳舞


7.丁程鑫其实没有那么严重的皮肤饥渴症


8.因为他只想赖在马嘉祺的身上


9.丁程鑫其实不是很喜欢和马嘉祺一起睡


10.因为他会激动得一晚上睡不着觉


11.丁程鑫其实不是很想当大哥


12.因为他也想靠在马嘉祺的怀抱里


13.丁程鑫其实不是很愿意欺负马嘉祺


14.但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对马嘉祺的爱意


15.丁程鑫其实不怎么喜欢马嘉祺


16.因为丁程鑫很爱很爱马嘉祺



END


我本来想打俘虏番外作小略生贺的,但原谅我憋了两天也没憋出来,手快的话我生日那天能打出来,么么哒


【祺鑫】俘虏(End)

情人节快乐!另外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

昨天打开lofter有被吓到,想了想还是不要做月更lo主的好

这章真的难产,我的脑子已经被寒假作业吃掉了呜呜

今天的我依然短小




五.

带我到会有你的地方,永远都在一起走。



01

丁程鑫心想马嘉祺这人真是怂,告个白都要我来开口。



想归这么想,丁程鑫还是把双臂环上马嘉祺的脖颈,肆意地缩短两人的距离,声音软糯地开口。



“马嘉祺,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那答对了有什么奖励吗马老师?”



丁程鑫一双狐狸眼笑得眯成一条曲折的线,午间的暖阳打在他的脸上,连双颊上的绒毛都被镀上一层金色。



马嘉祺伸手轻轻盖上丁程鑫的眼睛,不再犹豫地覆上他樱桃色的双唇。



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在十月最后一天的暖阳里交换了彼此人生中的第一个吻。



02

一年前的10月28日。



马嘉祺拖着行李箱走出重庆江北机场,全国流感爆发,学校里半数以上的人都染上了流感,不得不停课了三天,马嘉祺自从上了初三后就没踏出过郑州,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跟父母打了个招呼,旅行计划也没来得及做,订了机票就直奔重庆。



难道这么疯狂一次,直接后果就是出各种岔子,马嘉祺抱着自暴自弃的想法随意上了一辆公交车,打开钱包看着里头一水的红钞心里有一万句mmp要说,十五年来的贵公子人设在这一刻尽数崩塌,他正想尴尬地下车时,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降临了。



“车钱我帮你付,可以往前走了吗?”



丁程鑫刚收到父母出车祸的消息,急着往医院赶,没成想刚上车就被前面踌躇不前的人挡住了路,他心里实在是着急,帮人付了钱后就坐下来联系在医院守着的亲戚,没注意到有人目光炙热地盯了自己一路,还尾随他到了医院门口才住脚。



也不知道,有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就被他俘虏。



03

“所以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



“对啊,你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马嘉祺温柔抚过丁程鑫的脸颊,“不过幸好,我总算把你追到手了,以后也不会放你走了。”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之;

关山路远,只为一人奔赴。



一点唠嗑:

1.终于完结啦撒花!之前的伏笔这章都有点到,不记得的小仙女可以再撸一遍,因为我也不记得前文了不知道有没有漏。

2.开头歌词暴露属性各位看破不要说破,当然欢迎友军认领。

3.番外没想好所以不知道要不要写,你们有梗可以在评论里说。

4.有人要全文的txt吗,要的话吱一声我这两天整理一下。

5.月更lo主说这个月可能还有一发








【祺鑫】俘虏(四)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隔了一个多月才更,真•月更lo主

ooc,勿上升




(四)

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烟水茫茫,千里斜阳暮。


01

凌晨三点,丁程鑫在风疏雨骤的噩梦中醒来。



他抹了把鬓角边的冷汗翻身下床,打开灯,床头柜上放着一盒去痛片和其他他交不上名字的一些药,但丁程鑫的全部注意力都被上面的一张纸条吸引了去。



“头还痛的话就吃药,实在不行就给我打电话。”



你是医生吗,打给你还能治病。



丁程鑫翻个白眼,听着窗外雷雨交加的声音。



原来打雷了啊,怪不得会做噩梦。



他抬手摸摸额头,上面仿佛还残留着马嘉祺嘴唇的温度,烧得他在深更半夜的微凉空气中的脸颊隐隐发烫。



啧。



马嘉祺这个people,还真是该死的管用。



02

第二天来上课时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提前一天的事,只是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眼底比昨天淡了许多的乌青和看见他时微红的耳朵,虎牙将露不露的就要藏不住。



两人的心意彼此都心知肚明,丁程鑫一个上午瞄了马嘉祺十来次,只是在最后一节课下课时让他早点去图书馆。



丁程鑫的成绩并不算差,在重点中学的重点班也能保持中上游水平,人也不笨,就是记性太差,老师前一天讲的古文第二天就能忘。马嘉祺发现他这个毛病后,不知哪来的自信就说要帮他补课,丁程鑫虽然觉得有点不靠谱,但又觉得这样能大大增加两人的独处时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就答应了他。



马嘉祺一副早就料到他会答应的样子,想都不想就跟丁程鑫说他们可以午休的时候去图书馆。



“学校的图书馆里没有管理员,借书还书都通过机器操作,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在休息,所以到时候,”马嘉祺凑近了点说,“里面就我们俩。”



脸上好像又烧起来了,丁程鑫一边吃饭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我们以前那么暧昧的吗,真是要败给自己的反射弧了。



03

吃完饭,丁程鑫一路小跑到了图书馆,马嘉祺已经坐在以前的位子上等他了,见丁程鑫来了就把手边的纸推给了他。



“今天就一道题,这句话,翻译一下。”



丁程鑫低头看向桌上的纸,洁白的纸上是自己熟悉的钢笔字迹。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本来说今天完结的,但老妈催我睡觉了,真的不好意思我明天就完结


今天终于搞完期考
明天见啦

各位新年快乐呀!!!

新的一年也要每天都幸福哦!!!

然而我也要期考了(放声哭泣

所以我我我又来拖文了emmmm

俘虏这个月不定期更,大概还有两章这样完结,我会尽量在期考前更完的(flag

就这样啦复习去啦拜拜

【祺鑫】俘虏(三)

如约而至的周末更

被两个崽子甜到昏股七

所以这章终于有进展啦撒花撒花!!!

ooc,勿上升



03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马嘉祺怎么也没有想到,丁程鑫会主动约他出来。



他把视线从微信界面移到屏幕上方的任务栏,10月28日,这是去年,他第一次见到丁程鑫的前一天,他记得比谁都清楚。



他实在是不确定丁程鑫今天叫他出来是什么意思,犹豫再三,他觉得还是先探探丁程鑫想干什么,但还没等他想好要发什么,丁程鑫的信息就再次发了过来。



“来不了就算了,我也不是很急。”



像一只落寞又失落的得不到投喂的小猫,还别别扭扭地不愿撒娇。



马嘉祺原本轻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手上的动作不再犹疑,给丁程鑫回复了个马上就到,看着那边秒回的一个笑脸,自己也笑成了个表情包。



丁程鑫给他发来的定位并不远,步行十来分钟就能到,但那地方比较偏僻,路旁还有个大大的墓园,他小时候和小伙伴一起偷偷溜进去过,结果怂的没走几步就跑了出来,马嘉祺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出门前特意换了套喜欢的衣服,对着镜子捣鼓了几分钟,马嘉祺心里觉得自己真是做作。



到了那条街,马嘉祺一眼就看到了丁程鑫,他穿着素白的衬衫和浅色的牛仔裤,衬得精致的脸庞更加苍白,单薄的身影靠在路灯上,徒然生出一种淡淡的颓废的美感。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马嘉祺甩甩头,快步走过去,轻轻拍了下丁程鑫的肩膀,开口问道:“脸色那么差,昨晚没睡好?



丁程鑫从自己的世界里猛地回过神来:“啊,没有。你干嘛老是吓我......”



马嘉祺无奈地摸摸他的头,眼里满是宠溺:“是你想事情太入迷了好吗,叫我出来干嘛?”



“没什么事,就想找你说说话。”



“那在微信上聊不行吗,非得把我叫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丁程鑫伸手掐了下马嘉祺的手臂:“我乐意!”



马嘉祺反手一把抓住丁程鑫犯罪的小手,嘴里却是温柔:“行行行你说得都对。”



丁程鑫没挣开他的手,低着头,声音闷闷的:“马嘉祺?”



“嗯。我在呢。”



“其实,今天是我妈妈的忌日。”



唉,马嘉祺叹口气,心想该来的总会来。



“嗯。”



“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妈妈,”丁程鑫顿了顿,“去年的今天,在公司的一次火灾里走了。”



“嗯。”



虽然马嘉祺平静的不像话,但这些心底的秘密第一次暴露在烈阳下,丁程鑫还是觉得有些眩晕,他皱起乌黑的眉峰,抬手敲了敲额头。



“怎么了?”



“有点头晕。“



“很晕吗,要不要去医院?”



“没事儿,我回家躺会儿就行了。”



“那走吧,我送你回家。”



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走回了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丁程鑫突然转过身来,把马嘉祺吓了一跳。



“你......等我睡着再走好不好?”



马嘉祺对于这样软软的丁程鑫完全没有抵抗力,这次自然也是毫无疑问的举手投降。



丁程鑫实在是头晕得厉害,几乎是刚沾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半梦半醒间,只记得额头上一个轻柔的,带着草木香气的吻,和一句温暖的,让人心安的,



“以后有我陪着你。”



----------------------------------我是唠嗑的分割线-------------------------------


1.这个星期一直在感冒,这章匆忙打的,下章大概就要告白了叭(flag

2.小丁身世都是我编的啦,10月28日是重阳节,介样好像更惨的样子(嘻嘻

3.没有什么要说的啦,爱你们o(〃'▽'〃)o



【祺鑫】俘虏(二)

马老师生日快乐!!!

莫名其妙开始双箭头and流水账的过渡章

ooc,勿上升




02

我在句子里堆砌看似美好的场景,都难以衬托你眉目中令我难以忘却的万分之一。



嘉陵中学的操场上,太阳丝毫没有放过祖国花朵的意思,热辣地照在学生们的脸上,一如女生们望向马嘉祺和丁程鑫的目光。



军训已经过去了三天,马嘉祺和丁程鑫却像是在家里泡了三天一样,仍像原来一样白净,在一群晒成古铜色的男生中格外打眼。加上每天训练后丁程鑫都会操场上打篮球,马嘉祺就在操场边上的长凳上等他,于是乎,两人毫无疑问地成为了高一新生中的风云人物。



“走吧丁程鑫,去食堂买水。”



丁程鑫几乎是一走出篮球场就被一团女生团团围住,他眨眨眼睛,对着各种各样的水、饮料和零食不知所措,所以当马嘉祺干净温柔的声音响起时,他觉得马嘉祺简直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



天使本人马嘉祺同学拉着丁程鑫走出人群,眼看着快到食堂了,马嘉祺握着丁程鑫的手却没松开,丁程鑫看着自己腕间纤长的手指,也没挣脱,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像只偷吃了小鱼干的猫咪。



“诶小马哥,咱俩又不顺路,干嘛天天等我啊?”



马嘉祺听到这个称呼先是一愣,随即又笑开了,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想着自己比他还小10个月,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他笑着揽过丁程鑫的肩膀,语气轻快:“别那么客气,关爱同桌是我应尽的责任。”



明明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但当马嘉祺清澈的声音传到丁程鑫耳畔时,却莫名带上了一丝暧昧的味道,惹得他耳朵都有些发烫。



丁程鑫低着头,先马嘉祺几步跑进了食堂,却赫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三儿,这儿!”



被唤作“三儿”的男孩转过头来,线条分明的下颚。英挺的鼻梁,解开两颗扣子的校服衬衫更为其俊朗的身形添了一分痞气,唯有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清澈如水,不受世俗之污,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敖子逸跑过来,一把勾过丁程鑫还挂着汗珠的修长脖颈,两人从小认识,几乎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两人初中不在一个学校,高中时却阴差阳错地碰在了一起。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已经买完了水向他们走来,三两下扒拉下敖子逸的手臂,不满地嘟囔。



“都是汗呢,也不嫌脏。”



敖子逸刚想开口怼他说明明是你脏怎么还嫌弃起我来了,马嘉祺已经把水拧开递到了丁程鑫手边,丁程鑫觉得自己的脸又有些发热,连忙拿过水猛灌一口,跟敖子逸说了声“回见”,就拉着马嘉祺走了。



食堂里只剩下英俊潇洒的敖三爷留在原地,闻着空气中残留着的隐隐的疑似是汗味的酸臭味,想着自己的发小刚刚一副陷入恋爱的模样,深刻又绝望地意识到,自己以后,大概是一个坚强的孤家寡人了。



--------------------------------我是唠嗑的分割线---------------------------------


1.发得有点晚不好意思啦,学生党只有晚上写完作业才能碰电脑,麻烦各位见谅一下啦。

2.俘虏已经确定周更啦,周末可能还有一更,但我也不知道写不写得出来(哭



各位我们周末见╰( ̄▽ ̄)╭

愿你的身后总有力量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愿你永驻时光  爱上彼此的模样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想到了两个宝贝,《俘虏》的灵感也来源于此

and屠夫好像真的被骂怕了,日常都有二十来分钟了,好了不说了我去吃粮续命了